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2383南线夜战
作者:大锅菜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12 02:17      字数:2999
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注意监视。”陈英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众人说到。

    “放心,联军方面会派兵过来的,我们的后方也会有援兵到达,最起码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糕。”陈英对中尉赵响说到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长官。”赵响很无奈的说到。

    韩国新军的情况非常的不乐观,士气极为的低迷,他们防守的区域也很大,加上连续的降雨,让他们的情况更加糟糕,士兵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。尽管有躲避雨的地方,但是战壕需要清理积水,很多士兵都泡在水中。这样一来,大量的士兵得病,以及更多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丧失战斗力。但后方的援兵迟迟未到,这让很多士兵的士气更加的低迷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就在这时候,一声枪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有情况。”陈英第一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砰。砰。砰。”就在这时候,更多的枪声传来,战斗一下子激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长官,我们的后面有人冲过来了。”就在陈英把注意力注意到前面情况的时候。一名士兵报告到。

    “射击,瞄准射击。”中尉赵响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赵响刚刚大声的喊完,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,接着被直接推到到了战壕边上,他的脑袋有些疼,看着周围的情况有些晕晕乎乎的。耳朵也嗡嗡响。他看到之前报告的那名士兵这时候只剩下两只脚站在地上,上半身已经没有了。也就是说,他已经阵亡了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一下子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爆炸之后不久,一名高句丽人端着上了刺刀的燧发枪冲了进来,高句丽人看起来十分的嚣张。

    “砰砰。砰。”陈英用手中的转轮手枪连续射击。那名高句丽人和后面的高句丽人被射杀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,我们离开这里,高句丽人渗透进来了。”陈英大声的喊道。赵响这才听到一些声音,他的长官拖着他离开这里,来到外面之后,韩国新军把他们不多用的照明弹都用上来,他看到周围有太多的阵地被突破了。这些阵地原本应该有人防御的,但现在没有了。很多韩国新军士兵被杀死,因为作战距离太近,一些地段物资太少,按照秦国人的标准应该布置铁丝网阻碍对方前进,但去没有了。因为后勤不通畅。

    “砰。砰。”陈英连续的开火,他的手枪很快就没有了子弹,但是高句丽人依然在突破他们的阵地。

    “你快躲起来。”陈英命令到。说着陈英就顺手拿起一把燧发枪和冲过来的高句丽人拼起刺刀来,而赵响依然没有反应过来,他要重新装填子弹帮助自己的长官。

    “轰。轰。”远处传来爆炸声,高句丽人的行动更加的疯狂起来,他看见自己的长官被一名高句丽从后面偷袭成功,刺中了他的后腰。情况可能不妙。

    “啊啊。”一名高句丽人看到了赵响。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赵响连续的开枪射击。六发子弹朝着对方射击,但因为冲的太猛,高句丽人扑在他身上。刺刀也很倒霉的刺中了他的大腿。他被压的喘不过起来。战斗依然进行着。

    楚军军营内。

    范增正在和项燕讨论韩国女王发来的电报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应该交。”项燕对范增说到。

    “嗯。将军大义。”范增夸赞到,他还以为自己要花费相当长时间的口舌来说服项燕将军,毕竟,项燕是总参谋长,这样的职位,的确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来说服。从楚国目前的情况来看,楚国还需要韩国方面提供的更多的帮助,目前大量的后勤物资来源于韩国政府的提供,尽管有一些款项没有及时的缴纳,但韩国方面依然给予了很大的帮助,在军事训练,以及军事战术教养,最重要的是,楚国方面已经选拔了超过八百多人的军官训练生到韩国留学学习。韩国和楚国正处于蜜月期。两国之间还有很多需要,如果因为一名士兵而导致双方关系破裂的话,这个代价太大。因此,范增决定交出这名士兵,况且士兵的确犯罪了。

    “这名士兵我们应该交,不是我大义,犯罪的士兵就应该这样做出决定。”项燕说到。实际上真正打动项燕的是纪律,秦军能够保持良好的纪律,而良好的纪律能够让他们的战斗力提升很大,项燕查看过楚军的情况,在军营内,楚军士兵能够做到很好。但一旦出了军营,情况就会失控,最重要的是,军官的威信并没有建立起来,很多官兵的思维方式停留在之前。这对楚军的发展来说,是一个致命。项燕要将这种纪律深入起来。不仅仅是这些,他还希望和韩国新军进一步的合作,对楚军进行一次更大规模的革命性军事改革,就目前的楚军战斗力来说。楚军的战斗力比较弱,从组织,以及战斗生成都有很大的问题。军官的思维也跟不上,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有人叫他将军而不是长官。

    “嗯。这样的话,我们就能解决很大一部分问题了。还有另外一个问题,我希望将军能够考虑一下,从海路进一步的派兵到辽东作战。因为,从陆路运输兵力的话,耗费的时间太长。最近辽东局势方面非常的平静,平静的害怕,我担心,事情突然有了很大的变化。我们楚国如果没有一兵一卒参战的话,最后的战争赔款,我们是没有份的。这比赔款对楚国的未来发展极为的重要,我希望将军能够注意。”范增提醒项燕。

    “但是,船只的安全令我十分的担心。我们的船只陈旧。大部分的船只已经不适合进行远海运输,除非,我们使用韩国人的船只,只有这样的话,我们才能派兵参加战斗。”项燕说到。为了防止上次那样的事情,项燕对新成立的海军装备感到不满,他希望借此改变这种状况。范增听后感到为难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